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彩图图库资料大全 >
制片人炮轰腾讯优酷爱奇艺:电视剧开播最后时刻 联合打压价格
【发布时间:2021-07-28】 【作者:admin】

  3月17日晚上6点,是杨利等待的最后期限,她在等视频平台给她的最后答复。

  《若你安好便是晴天》最终什么都没有等来,成为了近几年第一部在一线卫视播出,却无缘网络视频平台的作品。制片人杨利无奈地把自己的经历发到微博上,“爱优腾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在剧开播的最后时刻将价格联合打压在地板上,期望绝对的垄断电视剧这个行业。”

  在《若你安好便是晴天》之前,杨利已经有三年没做过电视剧了,“那时候电视剧的水位太高了,高得不正常。”2018年,影视行业再次进行深度调整,演员片酬开始限价,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反腐。直到2019年,杨利才觉得,或许可以再次试水。

  然而,版权剧的价格问题由来已久,从当初的千万/集,到如今的几十万/集,价格跳水也是影视剧市场巨变的外在表象之一,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之间的关系不再只是简单的甲方、乙方,而是在合作和竞争中实时变化。

  版权剧和自制剧已经实现分流,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评估体系:自制剧经过多年发展体系已基本明晰,但版权剧的评估和定价体系却没有明确规范,这就使得平台与制片方之间出现了大量分歧。

  在北京下着大雨的夜晚,娱理工作室见到了制片人杨利,她依旧电话不断,在对接着关于《若你安好便是晴天》的各种事宜,“赔肯定是赔了,但我还是会让我的剧播出来,尽可能让观众知道我们,也可以去探讨内容的新出路。”

  尽管这次试水的结果是栽了跟头,但在剧集播出时刻,杨利还是选择站出来呼吁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

  2018年年末,我带着正准备开机的项目找到了视频平台的制片人,她告诉我,“既然要卖给电视台,就肯定不是我们的自制剧、定制剧范畴了,只能按照版权剧去处理,版权剧的话,就等等再说吧。”

  得到这样的回复,我也没多想,2019年一整年,我都一心扑在项目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拍摄现场,大家在一起的创作氛围,都是很理想的。我当时就想,“把这部剧做出来,然后给平台看成片,剧都做好了,再和平台谈吧。”

  所以这部剧拍摄的整整一年时间里,我都没有和平台有过深入交流,现在想想,或许也是我不懂事造成的吧,我从没有拜过山头。

  2020年4月份,疫情有所缓解,《若你安好便是晴天》也在做后期,大概5月份的时候就拿到了发行许可证。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频繁地与视频平台联络,六集样片、十几集样片,全部都给过。在成片质量方面,我还是有底气的,并不像网上那些营销号说的,他们剧都没看过,就一面倒的恶意中伤。

  三家视频平台的态度也一直都有所不同,红姐论坛其中一家是让我随时报告给他们,然后就让我再等等,定了档期再说,等真正官宣了就播出再说,这其中的苦衷我可以理解,毕竟此前视频平台也吃过亏——私下里说定档,签完合同却没播出来的剧大有人在。鉴于没有确切的播出消息,我们也同时开始联系第二家平台。

  因为此前我们的主演有一部剧在这个平台播得不错,而且这个平台的主要受众也是女性偏多,与《若你安好便是晴天》的受众也比较相符合,所以我们很愿意把这部剧推荐给这个平台。当时就有人告诉过我,这部剧已经被评估过了,是三家视频平台联合采买,卫视确定播出了,平台出一个价格,也没什么可以谈判的余地,就卖出去算了。

  最后认识的第三家视频平台购片负责人,大概是2020年9月份,微信上稍作寒暄之后,对方给了我一个令人错愕的报价,他们家出20万元一集,不能再高了。也就是说,每家视频平台以20万元一集的价格来购入这部剧,还要看档期。

  当然也会有人说,凭什么要求视频平台要满足我的心理预期价格?我在市场很多年,我对剧的基本质量和价格体系是有认知的。如果我们自己拍的剧不好,我也不会强求平台。

  事实上,平台播出的那么多剧集,花了几百万一集,我们可以把质量拿出来对比。他们可以不买我们的剧,但不能在市场上到处散布谣言说我们的剧品相不好。做生意没有强买,也没有强卖,所以最后我们选择了自己播。

  当时距离开播还有一段时间,我也始终在努力,想着是否可以再去聊一下价格,但是当第三家平台给我价格之后,另外两家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其中一家是一直让我报价,我报了之后,对方就和我说不行,被领导驳回,我就说“那你们出一个价格,我看看是否能接受。”对方也一直不肯说价格。

  或许对方是一直在等我同意那家视频平台的报价吧,毕竟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贱卖也比血本无归来得好:一个超低价,一个一直没有准确的答复,还有一家在开播当天说,“我们再去群里喊一声,看看到底怎么样。”

  我和平台方也说过,“如果你们不接受我的报价,我也可以降价一些的,如果真的签合同了,我甚至还可以再降价一些,但是现在20万/集的价格,我真的不会答应的。”

  三家视频平台是有一个微信群的,基本上版权剧的价格都是在群里决定的,具体的评估体系也没有详细说明,但价格基本就是买家说多少就是多少,作为卖方的我们,除了接受,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事情僵在了这里,三家视频平台购片负责人基本都没有再回复过我的微信了,只有一家平台下面的一个制片人还有一些回复给我。大家都很忙,为什么平台负责人的态度会如此傲慢?连回一个微信,给具体回复的时间都没有吗?

  除三大视频平台之外,芒果TV我们也接触过,但是对方很早就告诉我们,“预算有限,今年的预算都用完了。”最起码对方给了我回复,我也能理解和明白。也有人建议我去问一下西瓜、B站等等,但事实上,在长视频领域,现在的这三家视频平台已经形成了垄断,它们就是联合起来,在打压版权剧的价格。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就在马上要播出的前几天,一家头部影视公司的老总有找到我——听说《若你安好便是晴天》的网络版权还没卖出去,而他手中的一部剧又刚刚审过,想来和我商量要这个档期。

  他直白地告诉我,如果我把这个档期让出来,他可以把钱给我个人,也可以去帮我和视频平台缓和关系,甚至还来反问我,“你不爱钱吗?”

  或许我真的可以把这个档期让给他,也许能减少一些亏损,但这样,《若你安好便是晴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播出了,我要对这部剧所有的台前幕后工作人员负责。更何况,这部剧的海外发行、小说出版等等,都已经提上日程,怎么可能没有信用?

  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不客观不公平的环境下竞争的,作品的价值依旧在被播出方随意评判,平台的自制剧花着大价钱在投入,但是作品的质量又如何,大家有目共睹。每年能真正称得上优质的作品又有多少呢?另一方面,平台又在打压我们这些还在坚持做版权剧的影视公司,如果市场行情一直如此,大家都没有活路了,我们只能选择转行了。

  在版权剧方面,平台始终没有规则可言。自制剧的S级、A级有很多都是靠数据说话,内容好不好看呢?不一定。

  做版权剧的我们已经被逼得没有活路了,现在可能想给平台打工都打不成了——出品方和平台是有关系的,单片价格就高一些;没有关系的,基本上就是个打包价。

  版权剧已经进入了“批片时代”。只有顶流们演的剧才能卖上高价,平台也只觉得顶流们演的剧是必买的,但是顶流也基本只和平台合作,或者只和平台有合作的公司合作,剧的品质不是他们所关心的,那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真正开始想做一个APP来播出自己的剧,也就是2021年1月~2月的事情。在这上面我们也没有投入太多的钱,最初也只是想播出我们自己的一部剧,一切都没有太完备的计划。

  甚至3元一集的定价也是因为苹果APP Store只有3元、6元的选项,为了降低单集的费用,我们说也可以6元3集,也就是2元1集。时间太仓促了,技术上我们就尽量去简化,还是得首先解决观众能看剧的问题。现在外面都说我们6元1集,看全剧需要135元啊,这些都是在带节奏的谣传。

  这几天,我也陆续收到了一些观众和圈内朋友的反馈,有观众打电话给我们的客服,问我们晴朗剧场为什么会卡退、闪退;也有人真的打电话来说,觉得我们在制作方面挺好的;开播至今,我们也可以直观地看到自己作品的数据变化。此外,还有人想把自己的剧放出来,在晴朗剧场APP上做分账,但现在我们还没想那么多。

  目前,《若你安好便是晴天》项目仍处在亏损状态,仅发行至电视台是没办法收回成本的。在APP上播出,目前的收益也并没有很多,但每天都有现金流,看起来也是开心的,这个数据的涨幅也比我们自己预期的会好一点点。

  我们还是想去引导大家,尊重知识付费,为内容买单,能够因为这部剧聚集起一批这样的人其实也就够了。

  我也看到有一些演员的粉丝在埋怨片方,但其实我们也清楚,做这个APP不能依赖演员的名声,更不能让他们呼吁这个事情。虽然演员们也希望自己能去到更大的播出平台来扩大影响力,但片方做了这样的决定,演员也还是理解我们的。

  这一切的决定都与演员无关系,是我们自己要做的事情。虽然现在处于亏损状态,但对于这部剧的宣传投入,该有的也都不会少,我们只是选择不去适应平台的规则,也想对行业的未来会如何提出一些思考,给自己搏出一点生存空间。

  最近几天,几乎所有人都在问我,这么敢和平台对着干,你以后还有活路了吗?大家仔细思考一下这句话里的潜在逻辑:是不是说明,只要没有平台支持,那么在影视圈内就无法存活。制片要听平台的,编剧要听平台的,演员要听平台的,这还不是垄断吗?